您的位置:皇城国际 > 其他类型 > 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 > 正文 零四零十二:我梦到表姨父爸爸了

正文 零四零十二:我梦到表姨父爸爸了

皇城国际:于是巴克斯(摩利)为那青年从墙壁上取下了那把剑递给了那个青年,那个人摸着剑,满意的说:“很不错。

作品: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 作者:茗香宝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知道,许安好去哪儿了吗?”

    这句话,一直埋在他心里好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晚上深夜的寂寥让他格外感慨终于忍不住了,还是因其他的。

    其他的,大概就是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的愧疚和不安在作祟!

    他可以对他曾经的那些*们毫无愧色,因为他和那些女人在一起不过是各取所需,那些女人崇拜金钱和名利,而他可以提供,所以之间存在的关系是公平交易,谁也不欠谁!

    而对于顾念,虽是愧疚但却因为不涉及男女之间最*的那一方面所以相比之下没有那么纠结,唯独对许安好,对她的伤害,他到现在都还无法释怀!

    习惯了那么多女人各种方式的纠缠,说是为了情到说到底都是为了钱,她们声泪俱下地声讨他的不是,他的不应该。

    可是这么多年里,他只遇上了这么一个女人,被他真正伤害过之后什么要求都没有提,还悄然无声地离开了。

    她伤势刚好,孩子也需要照顾,而她还带着一个植物人的母亲,她能去哪儿?

    她放弃了许家的财产争夺,就这么走了?

    电话那边的邵兆莫语气停顿了一下,“这件事,你应该去问一下顾念,或许-”

    “难道你都不知道?”谢安泊不相信邵兆莫不知情,因为他是她的代理律师,许家审判结果虽然出来了,但许安好的大伯许骞拒不服从审判结果,到现在还没有将许氏的茶园管理权让出来,现在许安好又离开了,要想拿回来恐怕又要费些周折了!

    家族式管理就有这方面的局限,但凡涉及到了遗产,每个人都想卷进来分上一杯羹,许家少了一个许诺,却还留着一个许骞,就许安好那样的软性子,怎么可能斗得过她那个六亲不认的大伯?

    谢安泊觉得,如果他是许安好,虽然不甘心,但面对着伤势刚好还等待着调养的女儿,还有个需要照顾的母亲,选择暂时放弃也是情有可原,可是真要不夺回来,恐怕她父亲死了也会瞑目的!

    男人的想法不然不同于女人,在现在这样的社会女人虽然能顶起半边天但自身确实有局限,就如谢安泊现在想到的。

    争遗产,属于自己的那是必须抢!

    抢不过?

    即便是抢不过那也不能让对方如此顺心顺意地吃下去!

    吃下去也要让你消化*!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吃了我的迟早要你吐出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该想的!

    他怎么都想到她的家事去了?

    拿着手机的谢安泊调整好自己的心理情绪,当听到邵兆莫说的那句“怎么,你对她有意思?”时忍不住一阵轻咳,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咳嗽不止,被邵兆莫直言不讳地说你丫滴被猜中了就是心虚。

    “你到底知不知道?”谢安泊神色有些慌乱,被邵兆莫一针见血地指出来有些挂不住脸,只不过若是他再一味解释恐怕这位大律师会送他一句‘你解释就等于掩饰’,所以他也便把脸给豁出去了。

    电话那边的邵兆莫低咳一阵,“我确实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因为我们之间是律师跟当事人的关系,而且还是关系仅限于许家遗产继承权这一个案子,案子已结,宣判结果也出来了,那我们之间的关系也随即解除,我自然没有必要去追问人家要去哪儿!”

    谢安泊眉头一皱,说了这么多就是三个字,不知道!

    管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谢安泊在追问了两次还是撬不开邵律师那张嘴之后悻悻然得把电话给挂了,想到了邵兆莫说的问顾念。

    顾念?

    对于顾念上次在医院里对许安好母女俩的表现,又是派人照顾许安好的母亲,又是照顾许安好两母女,尽管他已经猜到这两人之间会有的关系,尤其是在他见过许安好的母亲之后便更加确定。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件明明有头绪的事情就这么淡化掉了?

    谢安泊在手机上翻出了顾念的联系方式,想打电话去问,可看看时间,马上都到午夜十二点了,这个时候他要打电话过去,萧景琛会用眼刀子杀了他的!

    窗外风不小,谢安泊在*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刚才好像睡着了,但又被一阵哭声给吓醒了,仔细听好像是个小孩子的哭声,他爬起来,抹掉了额头上的冷汗,被脑海里那一阵哭声给搅得没办法再合眼,依稀听到,有孩子在喊着。

    表姨父爸爸!

    抹完冷汗的他坐在*头不停地喘息,他以为他会梦到小熠的,可是他却梦到了那个叫‘安安’的小女孩。

    梦到了她在哭着喊着‘表姨父爸爸’!

    谢安泊没法睡了,抓起*头的手机打通了唐易恒的电话,听见那边睡意朦胧的哼哼声,他喘着气把心里想了一整天想要去办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唐易恒,你帮我找个人!条件,随你开!”

    **

    台风肆虐的夜,处在受影响区域里的M市这一晚风刮得如鬼哭狼嚎,雨声也很大,砸在玻璃窗上声响惊人。

    *头亮起了一盏小灯,旁边是空着,被雨声和风声惊醒过来的小女孩摸到身边空空的,害怕地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小跑进来的女人穿着一套短袖睡衣,头发送散开,跑进来时胡乱地伸手把一头的长发往脑后一抹,抱住了*上吓得哭了的安安!

    “不哭,不哭,妈妈在这儿呢!安安不哭!”

    许安好面露惊慌地伸手把屋子里的大灯打开,‘啪’的一声,卧室里灯光大亮,安安也看清了抱着自己的人是妈妈,伸出双手抱紧了妈妈的颈脖。

    “妈妈,我好害怕啊!”被风声吓醒又找不到妈妈,她就吓哭了!

    “没事宝贝儿,我在呢,刚才我去外婆的房间看了一下,没想到宝贝儿会醒,都是妈妈不好!”

    安安搂紧了妈妈的颈脖不放,要跟妈妈一起睡,躺下来时依偎在妈妈怀抱里的安安低低说着,“妈妈,外婆会醒来吗?可是,我每次看到外婆睡着的样子就觉得很害怕,所以我都不敢进那个房间!”

    许安好摸着女儿的头,女儿会害怕是很正常的,母亲因为车祸成为植物人,每天躺在*上除了有呼吸之外,对孩子来说,就如同一个死人,安安会怕,她也能理解。

    此时窗外风声骤紧,如同哭嚎一般,许安好抱着怀里的孩子,感受到孩子轻轻发抖的身体,自己心口也微微直颤。

    听到这样的风声雨声,其实,她也很害怕!

    可是在女儿面前,她却不能表现出害怕来,因为女儿会因为她的恐惧而更加不安。

    女儿自从做了手术之后时常半夜惊醒,最开始她说会梦到那天她被江凌薇推开身体被撞飞的情景,然后时间一久就出现了睡觉不安稳,老是被惊吓的现象。

    许安好为此找医生咨询过了,医生给出的答复的是,第一种可能是因为手术的后遗症,第二种便是有可能是对曾经遭受过的伤害有了心理阴影。

    许安好低头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儿,看着女儿再次入眠,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她对不起孩子,这几年她带着她四处奔波没有着落,好不容易回到北城,家人却突遭事变,为了那一笔遗产她让女儿整天提心吊胆,现在又为了寻得一片安宁带着女儿和母亲离开了北城,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M市。

    最开始觉得一个陌生的城市能让她忘掉以前曾经受过的所有伤害,是一个新的起点,可是来M市的这一周时间里,她是真的体会到了属于一个外来者的孤立无援。

    她要照顾大病初愈的女儿,又要照顾植物人的母亲!

    肩上的担子,有时候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许安好望着头顶的灯,耳边是窗外的肆意的风雨声,神色慢慢变得沮丧难受。

    何苦来?

    为了她的一片安宁搭上女儿和母亲!

    许安好凝滞的目光良久之后恢复了正常,轻轻叹息一声,拉上被子给女儿盖好,在心里自我安慰不该想的就不要去想,明天要去给母亲找医院才是当前的大事!

    微叹一声就要伸手关灯的许安好却晃眼看到怀里的安安睁开了眼睛,用水濛濛的大眼睛看着她,“妈妈,我刚才,梦到表姨父爸爸了!”

    许安好心里一跳,脸色却故作平静地低声轻哄着,“乖,睡觉吧!”

    “妈妈!”安安以为妈妈不相信她刚才梦到表姨父爸爸,所以很认真地爬起来,拉住了妈妈的手。

    “我真的梦到他了,我梦到表姨父爸爸来找我们了!”

    “安安,你-”别乱说,许安好想要制止住女儿的话,可是又怕吓到女儿,可就在此时听到门铃响起的声音,吓得俩母女都面面相觑!

    凌晨三点多,这个时候响起的门铃声,怎不让人害怕?

    ( 小说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 最新章节正文 零四零十二:我梦到表姨父爸爸了网址:http://www.linxiatour.com/book/8/8602/20002919.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皇城国际 魔法种族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