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楚军集结
作者:死亡熊猫      更新:2017-09-01 01:36      字数:5015
    “父亲。”涟衣看完信之后,已经满脸都是泪水了,一边的季布看到涟衣如此,立即走到涟衣的身后,想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静静的站在涟衣的身后,陪着涟衣。

    “我本来以为父亲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没想到最后他还是”涟衣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不好了,她又发病了。”就在季布张口准备些什么的时候,英布突然疯狂的冲了过来,推开季布,非常着急的对涟衣道。

    “什么,我马上去看看。”涟衣立即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站起来急冲冲的向里面走去。

    “哼。”英布冷淡的看了下季布一眼之后,立即跟着涟衣的身影追了上去,换成平时,就刚才的情况,英布免不了揶揄几句季布,可惜现在他完全没有这个心情。

    “这怎么可能?”涟衣来到一个十分精致的房间,走到榻的边上,看着本来应该安慰睡觉的女孩,此时脸色苍白,呼吸非常的急促,胸口也在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涟衣摸了下女孩的额头,还有脉搏,脸色立即大变,此时她已经顾不上伤心了,女孩的情况非常的危机,如果还没有什么办法的话,这个女孩活不了多久了。

    对于这种病症,她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靠着姑娘自己挺过去。

    “她怎么样,刚才还好好的,可是突然之间就发作了,田蜜之前过,她的病已经缓解了才是。”英布在一边焦急的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花影也得到了消息,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朱家等人也走了进来,刚才英布突然跑出来,把朱家等人吓了一大跳,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英布也在这里。

    “哎。”花影仔细的检查了女孩的身体,深深叹了口气,对着一边的涟衣,英布摇了摇头。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田蜜明明她已经把她身上的病稳住了,该死的,快想办法啊,对了,这里有田蜜留的药。”焦急的英布,终于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田蜜给的药,当初的约定是在夺了荧惑之石残片之后,田蜜就会彻底治好这个姑娘身上的病。

    “赶快给她服用。”英布慌忙药递给了涟衣。

    “这是。”涟衣本来听到英布这么,还有些高兴,可是等到她打开英布递给她的药,脸色立即就变了。

    “你给她服用这个了。”花影在看到那布包里的几颗黑色药丸之后,脸色同时也变了。

    “是啊,田蜜这药可以缓解她身上的病痛,我亲眼看到田蜜给她服用之后,她的脸色好了很多,呼吸也平稳了。”英布看到涟衣和花影的脸色,心里立即涌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药叫花开荼蘼,是田蜜从罂粟花里提炼出来的,是田蜜为了配合她雾里看花之术专门配置出来的,这药可以使人看到幻觉,但却不会治病。”花影缓缓的道。

    “这药可以短时间止疼,但是使用过多会加重她的病情。”涟衣在一边补充道。

    “田蜜。”英布全身颤抖,拳头被他捏的咯咯直响。

    “看来田蜜是骗了你。”季布在一边,看着英布如此模样,不由的叹了口气。

    “难道真的再也没有办法了。”英布抱着一线希望问着花影。

    “办法到也不是没有,据我所知,有两个人可以救她的命,只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墨家有位端木蓉姑娘,被人称为医仙,如果她出手的话,相信可以救了这个姑娘的性命。”花影开口道。

    “她在那里,我立即把他找来,对了,墨家的人不是在东郡吗,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英布着就准备出发。

    “等下,先听我把话完。”花影立即拦住了英布,继续道,“这位医仙姑娘,据在墨家机关城被毁的时候,身受重伤,一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你就算找到她也没有用。”

    “什么?”英布不敢置信的道,“那另一位是谁?”

    “儒家圣贤庄的荀况前辈,只不过在圣贤庄搬迁到咸阳的时候,他人就失踪了,据是去访友去了,现在他在哪,没有知道。”

    “让我看一下吧。”朱家突然走到榻边,伸手摸着那个姑娘的脉搏。

    “咦。”朱家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

    “怎么样?”英布急忙问道。

    “等一下。”朱家完,脸色的面具开始急速变化,手指中泛起金色的光芒,点着那个姑娘的掌心。

    随着朱家的行动,榻上的姑娘呼吸慢慢的平稳下来,脸色也不复刚才的苍白,变的红晕起来。

    “朱堂主。”花影担心的看着朱家,朱家此时身上的伤势可还没有完全痊愈。

    “她怎么样了。”朱家刚收功,英布就急切的问道。

    “暂时是没事了,我刚才以内力帮他压着她体内的寒毒了,虽然没有治好他体内的病,但却可以缓解不少。”朱家道。

    “朱堂主。”在朱家收功之后,花影过来关心的问道。

    “英布,这个姑娘是谁?”朱家对着花影摆了下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我偶然间遇到的,她所在的村子,因为战争,被毁灭了。”英布本来放松下的心情,因为朱家的一句话,又提了上来。

    “哈哈,英布老弟有所不知,人体有奇经八脉,七百二十个穴位,以内力流转这些经脉,穴位,形成独特的回路,被称为脉纹。”朱家背着手缓缓的道,“每一个人的经脉穴位有强有弱,彼此之间相差甚远,所以就算是修炼同一种心法,不同的人也是有强有弱,这是因为每一个人的脉纹都是不相同的。”

    “你到底想什么?”英布不解的看着朱家,这种简单的知识,他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就知道了。

    “因为有件事很奇怪,这个姑娘身上的脉纹,和我多年前曾经和侠魁拜访的一位老友,他出生不久的女儿很相似。”朱家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英布。

    “老朋友,是谁?”英布直接问道。

    “农家和楚国之间本来并没有什么联系,是谁让农家和楚国联系在一起的。”朱家老神在在的道。

    “昌平君。”英布震惊的道。

    “不错,就是昌平君,他那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因为天生寒毒入体,让我和侠魁去看看。”朱家道。

    “不错,她就是昌平君的女儿。”英布话音刚落,就听到一边传来季布焦急的喊声,涟衣突然身体一晃,差点摔倒在地,幸亏季布眼疾手快,在涟衣即将倒地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扶住了她。

    朱家和花影看着倒在季布怀里的涟衣,不约而同的同时摇了摇头。

    “当年楚国寿春被围,昌平君找到了我,他有一件事十分的放不下,就是他在秦国的家人,虽然他在之前已经有所安排,可他还是十分的担心,这是他唯一放不下的事情。”英布深深的叹了口气,开始叙当年的事情。

    当年昌平君在叛秦之前,对于自己在咸阳的家人,也早有安排,等待时间一到,就有高手带他们逃离咸阳,在内有罗网做内应的情况下,事情开始的时候确实很顺利。

    昌平君一家通过昌平君掌握的地道图,很顺利的逃离了咸阳,可惜昌平君低估了嬴政对他的仇恨。

    在一得到昌平君叛秦之后,嬴政就下令去捉拿昌平君的家人,在发现昌平君的府邸只剩下一些下人,嫡系的人全部消失之后,暴怒的嬴政,立即派遣影密卫追拿昌平君的家人。

    本来这样的行动,应该是由罗网来做的,可惜愤怒的嬴政,直接把自己身边的四大高手全部派出去了。

    在影密卫的全力追击之下,昌平君一家的踪迹很快就被发现,哪怕是昌平君在家人身边安排大量的高手保护,可面对追上来的影密卫高手,这些人还是很快败退。

    双方追逃进行了近一个月,等到英布赶到的时候,昌平君的家人不是已经被追兵杀死,就是被活捉。

    只有在侍卫拼命保护下的昌平君夫人,带着最的女儿,勉强还活着,可这个时候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而且夫人还不会武功,在逃跑的过程中,还中了一记寒冰掌,要不是她一直担心她的女儿,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在英布找到她的时候,看着安全了的女儿,夫人的心情一放松,立即就去世了。

    以一个不会武功女子的身份,中了一记寒冰掌劲,坚持了整整七天,当时的英布只恨自己为什么晚了那么久,如果他早到几天的话,或许夫人就不会死了。

    在夫人的墓前,英布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会保护好公主。

    “夫人。”随着英布的叙,房间内的所有人,眼角都挂满了泪水。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她。”英布此时已经满脸泪水了,“后来在影密卫的追击下,我面前带着她逃回楚国地界,可是这个时候她身上的病症发作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疼的大叫,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之后每隔一段时间时间她身上的病痛就发作一次,我本来应该带她去治疗的,可是秦军还在四处搜查,我只能带着她不断的躲藏,等到秦军搜查放松了些之后,我立即带她去看大夫,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原来是这样落下了病根啊。”听完英布的叙之后,朱家立即明白了她体内为什么有寒毒了。

    当年的那一掌肯定也把她波及了,如果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到是没有什么问题,可英布那个时候那里知道那么多,加上帝国的追击,英布只能带着她四处逃窜。

    起来这倒是和端木蓉身上的伤势很像,开始都不是太重,但因为时间拖延太久,深入体内,变的十分难以救治。

    “朱堂主,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试试农家的那个方法。”花影考虑了一会之后,开口道,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放在重新站立起来的涟衣身上。

    “这倒是不错。”朱家看了下涟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们有办法救她了。”英布听了他们之间的话后,立即高兴的问道。

    “神农不死,她现在想死都难。”

    “什么,她是。”英布震惊的看着涟衣,在听到花影出治疗的方法时,英布万万没有想到,涟衣竟然也是那个人的女儿。

    “以血为药引,加上农家代代相传的药理,足以根治她体内的寒毒,只不过以后可能会体弱一些。”朱家笑着看着花影准备了众多的珍稀药材,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涟衣的血,这是药引。

    那个姑娘的寒毒,已经深入骨髓,想要最大限度的发挥药效,最好的是找一个同源的血脉做药引。

    “你没事吧。”季布看着再一次坐在凉亭里的涟衣,只不过此时的涟衣神情和刚才有着天壤之别,此时的她神情非常的高兴,哪怕是刚因为放出不少血,而让自己的面色有些苍白。

    “没想到,我竟然还有亲人在世上,她竟然是我的妹妹,我差点。”此时的涟衣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现在可得好好照顾自己,你如果倒下了,可没有人照顾她了。”

    “这些年谢谢你了,当年要不是你,我恐怕也撑不到现在。”当年昌平君一家被处斩的时候,涟衣得到情报后,差点轻生,那一次涟衣以为她所有的亲人都被处决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妹妹存活在世上。

    “抱歉这些年,让你这么陪着我,现在你该启程了,楚军的号角已经吹响,我不应该在把你留在这里了,父亲的对,这个世界上,总得有人站起来,为天下百姓讨还一个公道,还天下一个太平。”

    “那你心了。”季布看着近在咫尺的涟衣,千言万语最后化为一句话。

    “我等你凯旋归来。”涟衣着就转身过去,不在看季布。

    “他们人呢。”季布看着花影一个人倚靠在二楼的栏杆上,不解的问道。

    “胜七他们出发去炎帝六贤冢了,朱堂主之前伤势未愈,又强行替她疗伤,现在在休息,至于你那位兄弟,刚才一个人急冲冲的离开了。”花影轻轻的道。

    “你是不是也要告别。”花影突然问道。

    “涟衣你准备怎么办。”没等季布回答,花影又接着道。

    “她提醒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季布着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季布慢慢的走到英布的身边,此时的英布身穿那应该被他放弃的雷暴军团铠甲。

    “她已经没事了,那我也该做我真正该做的事情了,为她争取一个公道。”英布看了下身前的那个大坑,又抬头看了看天空的云彩,郑重的道。

    “是啊,她们姐妹重逢了,我们也该做自己的事情了。”季布道。

    “影虎军团。”

    “雷豹军团。”

    一黑一黄两个虎符在阳光下顿时变的耀眼无比。

    “回来了。”
热门推荐:火影之黑色羽翼笔趣阁 火影之黑色羽翼txt下载 火影之黑色羽翼贴吧 皇城国际 火影之黑色羽翼死亡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