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皇城国际 > 玄幻魔法 > 大修罗道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一 曾 经的誓言!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一 曾 经的誓言!

皇城国际:昨日,广西疾控中心发出健康提示,洪灾后做好环境卫生、饮食卫生和个人卫生是确保灾后无大疫的关键。

作品:大修罗道 作者:白菜西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align=right><><>< ="text/javasrit" ="/gaga/zhangjie/age-t.js"></></></></>

    巨剑之上秋阙衣迎风而立,她望着古址的方向,泪水溢流不断,那时候,有个少年告诉她,自己的梦想......

    天色微微亮,不过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冷雨峰的天气一向都是如此,雨淅淅沥沥总不会停的。1;912;;5991;4;;1;19;19;19;;6;1;5;5;1;8;1;21;;6;1;9;11;09;;

    韩弃睁开眸子,敛去气势,下了床榻,缓步走到了窗前,窗外是一棵有些年头的大柳树,经过一夜雨水的吹打,叶子泛着翠绿的光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韩弃抬手轻轻揉捏着眼角,丝丝疲劳随着着揉捏慢慢散去。

    秋阙衣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将脑袋探了进来,而后踮着脚尖慢慢走了进来,不过还没有走到韩弃的身旁,就被有所感应的韩弃转身发现。

    “嘻嘻!”秋阙衣吐了吐丁香舌,走了进来,转身关上了房门,“韩弃,你不出去走走么?”

    “我不熟悉冷雨峰,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走走。”韩弃实话实,他的确也想着要出去走走,冷雨峰既然是百脉之一,其中定然有不少绮丽的景色,他正好出去开阔一下心胸。

    秋阙衣跳过去一把拉住韩弃的大手,双眼闪着兴奋的光彩,道:“那岂不是正好,我来给你带路,让领略一下我们冷雨峰的奇丽景色。”

    韩弃不忍扫了秋阙衣的兴致,点了点头,道:“这样正好,我去拿把伞来。”

    韩弃拿上雨伞就随着秋阙衣走出了房间,淅淅沥沥的雨幕中,脚下干净的青石路一直蔓延到远处排列整齐的房舍,那里是冷雨峰弟子的住所。

    一片朦胧烟雨中,没有几个人撑着伞出来漫步,冷雨峰弟子对冷雨峰淫雨绵绵的天气已经厌烦了。

    韩弃撑开了雨伞,秋阙衣没有拿自己的伞,她挤到了韩弃的伞下,双手很自然地抱住了韩弃胳膊。

    “......”韩弃翕动嘴唇,最好还是什么都没有出来,只是轻轻吸气就能嗅到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还有手臂上那一丝温暖。

    秋阙衣反身笑靥如花地看着韩弃,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薄红,道:“快走,快走,我们去剑断峰。”

    韩弃轻笑着跟着秋阙衣的脚步,将雨伞往秋阙衣的上面遮了遮,自己的右肩被雨水打湿。

    “呐,呐,韩弃,你能讲讲自己的事情么?”秋阙衣拉着韩弃的手走在青石路的边缘上,为了保持自己平衡,手在韩弃的手心里不断借力。

    韩弃嘴角的笑意微微一滞,道:“为什么想听我的事情呢?”

    “因为......”秋阙衣声音轻轻颤抖,贝牙咬了下嘴唇边角,没有回头去看韩弃,声音低到只能她一个人听到,“我想多知道些你的事情,因为我想了解你。”

    完秋阙衣脸蛋便有些发烫,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出了这样的话来,总之心情不自觉地就紧张起来,她既希望韩弃没听到她刚才的话,却又希望韩弃听到她的话。

    韩弃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温柔,眼睛望着前面不知名的地方,嘴角轻扬,道:“时候,很辛苦的,因为娘亲是一个外来的卑贱女人,所以很受别人欺负的,因为肮脏的血脉,所以自己也很自卑的。”

    秋阙衣转过身,停下来脚步,认真地看着韩弃,细雨潇潇里,韩弃嘴角挂着轻笑,似乎在别人的事情一样平静自如。

    她轻轻捋过垂落脸际的发丝,愧疚地道:“对不起,韩弃,你要是不想得话......”

    “没关系,”韩弃嘴角露出一丝轻笑,眸子里没有焦点,脚步并没有停下来,“那时候在家族里没有少受别人的欺负,但是即使受到了别人的欺辱,我也不敢告诉我的娘亲,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把我的尊严看得比她自己的生命还要重。”

    “你娘亲对你真好。”秋阙衣心翼翼地跟着韩弃身后道。

    “是啊,真好,可她从来都不让我叫她娘亲。”韩弃眸子忽然闪过一丝深沉的悲伤来,“后来,她死了,因为有人怕她的身份会分走一部分家产,就是这样而已。”

    就是这样的一个雨天里,那样年幼的你失去唯一的依靠。

    你拉着她的冰冷手,哭泣着哀求,求她不要死。

    唯一的依靠崩塌了。

    不要死!

    求你不要死!

    好无助,好无奈,好无力,到底还是你太弱,到底还是你太懦弱。

    潮湿的水汽让韩弃陷入了久远的回忆,这份回忆沉重的让他难以喘息,这份深藏的悲伤,却让你的心越发的凉透。

    “我就为了她哭了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哭过,哭泣是无力懦弱的表现,所以啊,我是不会的哭。”韩弃轻轻道,忽然回身微笑地看着秋阙衣,“你明白么?”

    “嗯?”秋阙衣看着韩弃线条分明的脸庞上挂着温煦的笑意,心中不知为何却觉得这种笑容真的很悲戚。

    迅疾下落的风声在耳边呼啸,韩弃睁开眼时便看到无尽的黑暗,自无尽白芒中堕入无尽的黑暗中,就好像做梦一般。

    韩弃心中一颤,大手微微一紧,这才愕然发现自己还拉住那柔软无骨的手,心知自己应该是被符阵直接传送了真正的剑冢中,而秋阙衣离自己最近,自己拉住的人必然是秋阙衣无疑了。

    “韩弃哥千万不要放手,心坠落下去受伤。”秋阙衣似乎猜到了韩弃的尴尬想法,就担忧地出言劝解道。

    黑暗中看不清其他,韩弃听了秋阙衣的话,不敢随便放手,只能感觉到女孩的玉手温热。

    一丝淡淡的微光在指尖升起,黑暗中,韩弃举起手来微微遮挡有些不适应光亮的眼睛,透过指缝中看到了单手撑起光点的秋阙衣。

    白里透红的脸蛋上秀眉如烟樱唇如点,黑漆漆的亮闪闪的眼睛动人无比,黑死秀发如丝如绸,随着下坠的风势在其脸颊飞舞交缠,平添了几分迷离妩媚的美丽。

    有种想哭的冲动,可她努力地点了点头,“明白,我明白。”

    韩弃伸出大手狠狠揉了揉秋阙衣的脑袋,站直了身子,继续向前走去,“没有娘亲的庇护,我的童年很悲催,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找我的麻烦,可是我已经不再害怕他们,我的拳头打他们身上也是一样的疼,所以时候没少打架。”

    韩弃忽而话锋一转,漆黑的眸子满是沉甸甸地柔情,道:“不过家族里也不是只有欺负我的人,有一个人对我很好,有人欺负我,她会第一个站出来为我撑腰。”

    到这里,韩弃脑海中又出现了韩颖儿的音容相貌,不自觉地笑出了声,继续道:“受伤得时候,她会偷偷给我送金疮药,有时候也会偷偷带我到镇上海吃一顿,她懂得东西很多,而且善解人意,总之很照顾我。”

    那个领着你走过黑暗和悲伤的女孩不仅仅是做了那些,还有些东西你永远也不知道,你不知道因为和你走的太近,她受到父母多么严厉的责罚。

    你也不知道因为帮你撑腰,她受到多少同辈的嘲讽和恶作剧,也曾因为在冬天因为一盆冷水而受寒发烧好几天。

    在你孤独失意的时候,是她满目崇拜地看着你:“我觉得韩弃哥是一定能成为一代雄豪的,没有大气魄怎么能行?”

    你一无所有,连尊严也没有,但你因为这句话,在缄默的黑暗中,自己靠着冰冷墙壁上,烦恼着。

    不能这样下去了,不能这样平凡下去了。

    一腔热血烧沸腾!

    不能让她失望,因为这个满是冷漠的世界上,唯有她照顾你,相信你!

    “知道么,不管你自己做得到做不到,但如果有人一定相信你能做的话,就绝不能让他失望是不是?”韩弃回头看了一眼秋阙衣,而后收回目光看着远处的蒙蒙细雨,眼睛中透露出无比的自信和坚定,道:“我就要成为一代雄豪回去给她看,即使堕入黑暗也不在意!”

    潇潇雨声,一片浩大的雄壮!

    这是少年的心愿亦是少年的立下的誓言!

    可是如今的你到底在哪里?

    昏暗的山壁上闪烁不定的符阵,韩弃犹如老僧入定般坐在了原地,他抬头学习着石壁上的符阵,双目闪烁着微微明亮的光彩。

    “这些符阵好生复杂,大多都有些祭祀的味道,和远古神祗似乎有些联系。”孙特一边学习着符阵一边道:“我们在这里估计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你还不放弃希望么?”

    韩弃听到孙特的话后,长舒一口气来,道:“这里和外面的时间流速不一样,我们这里十几年不定,外面只不过须臾而已。”

    孙特森森冷笑道:“那也不定,这里过了十几年,外面早已万年,等你出去之后,那韩家姐不定早就是一抔黄土了。”

    韩弃听闻此话眼中闪烁一丝淡淡的落寞,他低下头沉吟片刻,再抬头时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来,他目光犹如雪地火炭般明亮灼热,喃喃自语道:“所以啊,要赶紧学会这所有的符阵才行。”

    孙特看着韩弃的背影,抿了抿薄唇,道:“你这种人有时候真是可怕,要是有人真是不开眼动了那韩家姐怎么办?”

    韩弃淡漠地看着石壁,脸上不见丝毫表情,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烧着冰冷的火焰,“不管他有多么深厚的背景,终究难逃一死!”

    话声带着毋庸置疑的肃冷,孙特看着这样仰头望着石壁的男人,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看書罓首发本書

    ...

    ...

    () 小说大修罗道 最新章节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一 曾 经的誓言!网址:http://www.linxiatour.com/book/73/73747/25190017.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皇城国际 魔法种族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