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惹祸上门(下)
作者:星辰旅者      更新:2017-09-01 06:08      字数:4585
    这时剑痴也领着一群人来到前厅,这群人正是先前在茶楼里的那几位,只不过其中多了一位豹头环眼张须如剑的壮汉,此人乃是漓江九帮九位大龙头中的血眼龙王的大儿子箫通海,金丹初期修为,人送江湖外号通海蛟王,同时此人也是此次漓江九帮前来参加神刀门扬刀大会的主事人。而先前在天河上又是送礼又是宴请血饮真君的也是这位,另外这位通海蛟王还是那西贝女的舅父。

    而这位通海蛟王现在亲自登门拜访血饮真君其目的也是不言而喻,毕竟谁让他最疼爱的亲外甥女惹了这里最不该惹的地头蛇。这不只能带着一帮不让他省心的辈前来拜见血饮真君,希望那位金家大少能够看在血饮真君的面子上化解双方的误会。

    但不得不这位通海蛟王若是真的想解决双方之间的这点矛盾就根本不应该求到这里,因为先不那在这首阳城中横行惯了的金宝是否真的会看在血饮真君的凶名上而服软,但就是血饮真君本人不就是和人家一个派系的。

    而现在通海蛟王将事情求到血饮真君这里只会局面推向最糟糕的方向,而且极有可能将自己连同整个漓江九帮卷入神刀门内部的派系斗争,最终只能成为各方派系互相倾轧的牺牲品……

    只能这位通海蛟王真的是连拜山头都不会拜,急于化解矛盾却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更大的漩涡中。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通海蛟王故意为之……

    这也是为什么慕容凤明知这些人的来意而不愿意出面,只让剑痴这个圣母婊去接待人家了,反正这个黑锅本就是他惹出来的。

    至于慕容凤为什么会知道怎么多有关神刀门的内幕?很简单,随便翻看几眼那些拜帖就什么都知道了。所以慕容凤才会让那老仆去挑选几份拜帖出来留作备用。

    此刻前厅中,通海蛟王见血饮真君没在府上,便向眼前这位表少爷直接禀明了来意,然而让他没想到是眼前这位表少爷竟是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位主角,或者所有事情皆因为他一句嘴欠而惹出来的。

    通海蛟王心中别提多有郁闷了,但是人家好歹是血饮真君的表侄,所以面子上还得做足,明了来意后又奉上了一封长长的礼单。

    如果换成慕容凤在场,是绝对不会接手这份礼单的,然而剑痴却接了,而且这货不但接了还将事情大包大揽,拍着胸脯保证这事就包在他身上了。让几位漓江九帮后辈一时感动不已,纷纷起身拜谢。

    通海蛟王见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正主也没在家不便逗留,便起身告辞。

    剑痴将一行人刚礼送到门口,恰好撞见刚刚回来的杨修。

    得,又遇见一位熟人。

    通海蛟王可是对这位杨修印象深刻,连忙上前贤侄贤侄的喊的那叫一个亲切。而躲在人群后面的那个西贝女更是一脸羞红,只敢偷眼打量杨修。

    杨修也很诧异这几位会来登门拜访,连忙又将他们给请了进去。又是一轮端茶倒水互通来意,杨修听闻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马上也拍着胸脯保证这事就包在他身上了。当然这货不是和剑痴一样正义感爆棚,而是因为他听几人赵建刚姑娘居然被一个纨绔少爷给调戏了,所以立时就怒了!

    恰好这时慕容凤拿着几份门房老仆挑选出来的拜帖进入客厅。在座的几位漓江九帮后辈虽然都在茶楼中远远瞥过慕容凤几眼,但是此刻近看之下仍然被惊艳到了,心中无不惊叹此女只应天上有,奈何谪尘下凡间,世间从此又少不了一场红颜祸水……

    自然慕容凤也听见了杨修刚才的慷慨陈词,故装作一脸好奇惊讶的问道:“杨前辈您刚才在聊什么呢?怎么激动?”

    “咳咳咳,没什么,没什么。”杨修一阵干咳,满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咳嗯!”通海蛟王毕竟是老江湖了,不像那几个辈仿佛被勾走了魂,到现在都还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姑娘,所以他先重咳了一声让几个出洋相的辈回过神,然后笑容和蔼的问道:“这位姑娘是?”

    杨修连忙介绍道:“这位赵姑娘就是血饮真君大人孙表侄女。”

    通海蛟王立时哦了一声,暗道原来是血饮真君的亲眷,那今天这事恐怕就没法善了了。这扬刀大会还没开始不定这首阳城中先要上演一场龙争虎斗了。

    “赵姑娘,可是血饮真君大人回来了?”杨修开口问道。

    慕容凤摇摇头,道:“真君大人进宫还未归来,这不门房那里却已经收到一大堆拜帖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杨修似故意漓江九帮那些人听,轻笑道:“血饮真君虽然外驻清沐城,但门生故吏可是遍布首阳城。现在那些人得知血饮真君回来了,自然会来拜见。这事留给血饮真君大人亲自处理便可。”

    “那好吧。”慕容凤晃了晃手中的拜帖,心中却是无语暗叹这子还是嫩了点,她都已经将锦囊妙计送到他面前了居然还不知。

    反倒是那位通海蛟王盯着慕容凤手中的拜帖闪过一丝讶色,但他却也没多什么。

    慕容凤见目的没有达到,也懒得多,反正这个锅又不是她惹出来的。便要告辞离开,但想了想又对在场那几位漓江九帮的客人客气道:“几位前辈远道而来不如稍后片刻留在府中吃一顿便饭吧?不定真君大人一会儿就回来了。”

    “不用了,不用了。”通海蛟王连忙笑着婉拒道:“怎能如此麻烦几位友,况且我等还有要事不便久留,就此告辞了。”

    杨修见对方婉拒好意,便主动将他们送出了府。全然一副半个主人的架势,反倒是剑痴这位表少爷一直没有任何表示,甚至没有一点存在感。

    “你怎么都不话?”见客厅里没外人了,慕容凤随手将几份拜帖丢在桌上问道。

    剑痴却凝眉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个通红蛟王有问题!”

    “呵,才看出来吗?”慕容凤冷笑一声,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看出什么来了吗?”剑痴问道。

    慕容凤耸肩道:“这种事情还需要看吗?猜也能猜到了,人家又不是神刀门的人,而且又不傻,明知面前是个火坑他还敢往里跳,分明是有更深的算计。其实自从在天河上相遇他就对血饮真君百般巴结分明是有所图谋,只是当时我没太注意而已。”

    剑痴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搅浑这首阳城里的水?”

    慕容凤呵笑道:“这首阳城里根本就是一个泥潭,还需要搅浑吗?”

    慕容凤一口喝光茶水,摇头感叹道:“真的我挺佩服那帮秃驴的,天天没事不想着念经拜佛,老想着如何算计别人,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

    剑痴道:“你的意思这背后是那金光寺所为?”

    “这种事根本不用猜。”慕容凤摊手道:“谁获利最大谁就最有嫌疑,现在白鹿洲的三大宗门中天星宗屡遭霉运正自顾不暇,这要是神刀门内部再出点龌龊事,如果能在万众瞩目的扬刀大会上丢个大脸,你谁会最高兴?”

    剑痴一时间哑口无言,颓然一叹:“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行了,别想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了。”慕容凤淡然道:“别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三大宗门互相之间的龌龊事肯定多了去了,你还想让三大宗门像幼儿园里的朋友一样相亲相爱排排坐分糖吃吗?”

    剑痴干咳了一声,苦恼道:“可问题是我们现在想抽身事外都不行了。”

    “谁我们要抽身事外了?”慕容凤哼笑道:“人家既然敢将咱们拖下水就要做好觉悟才行,到时候指不定谁逗谁玩呢。”

    剑痴摇头苦笑一声,目光瞥过桌上的拜帖,问道:“你故意拿这些拜帖来做什么?”

    慕容凤随手拿起一份拜帖,晃了晃道:“这可是锦囊妙计,可惜有人有眼不识金镶玉。”

    “什么金镶玉?”恰好这是杨修送客人回来了,迈步进来好奇问道。

    慕容凤放下拜帖,转身轻笑道:“杨前辈,我听大锤叔了,您是要我替去教训那个纨绔一顿,出出气是吗?”

    杨修尴尬一笑,随又马上正容道:“赵姑娘你可是真君大人的亲眷,受人轻薄若是不能去找回场子,有损的可是真君大人的面子,所以你不用劝我了。”

    “我没要劝你呀。”慕容凤笑眯眯道:“杨前辈,现在那纨绔还在东市街上四处打听我和大锤叔的下落呢,不定你一出门口就能撞见了。”

    杨修噎了一下,心你好歹也劝一下啊,怎么能不按套路来呢?

    忽然大门口传来咣咣的巨大砸门声,然后就见门房老仆一脸惊恐的跑了进来,慌张道:“表少爷,杨少爷,大事不好了,门外头忽然来一群凶神恶煞之徒正在砸门,这可如何是好啊!!!”

    杨修闻言立时怒了,大喝一声道:“朗朗乾坤竟敢强闯元婴真君府邸,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待我出去会一会他们!”结果喊完了等了半天也没人出声劝他,杨修尴尬的回头一瞧,发现慕容凤依旧一脸的笑眯眯盯着他,甚至还怂恿道:“杨前辈您再不快点去不定人家就要破门而入了。”

    杨修扯了下嘴角,只好硬着头皮向大门口冲去。

    剑痴无语道:“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作为始作俑者你是最没资格这句话的。”慕容凤起身拍拍手也跟了出去,剑痴摇摇头也只好跟上。

    二人慢一步来到门口,见杨修已经横剑傲立门口,面前躺了一地呻吟阵阵的狗腿子。

    那纨绔金宝正如泼妇骂街一样躲在一群人后面大声叫骂,同时还不停怂恿身边的金丹修士上前拿下杨修。

    然而几位随同前来的金丹修士皆是脸色惨白,根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谁的府邸,真要是敢闯进去伤人,估计他们几人绝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血饮老魔的赫赫凶名可不只是在普通人中才有莫大威慑力的,在年轻一辈的修士中同样有着莫大威慑力,甚至这些修士比凡人更惧怕血饮真君。因为他们知道的更多,所以也会更畏惧。

    金宝见三位金丹修士皆不敢动手,立时气的不打一出来,只能喝骂其他人上去围殴杨修。

    但前车之鉴摆在那里,一帮狗腿子狐假虎威还行,但现在连金丹修士都不敢上前,他们哪还敢强出头,任由金宝拳打脚踢如何威胁就是不肯向前挪动半步。

    持剑而立的杨修见此情景,立时冷笑连连道:“喂,那子有胆量你就亲自出来和我过过招。怎地?不敢?莫不是你这一身筑基后期的修为纯粹就是一个花架子,连我这个筑基中期都不敢交手?”

    纨绔最好脸面,尤其是金宝这样从被宠上天的纨绔中的纨绔,被杨修拿话一激立时暴跳怒雷就要亲自出手,连几位金丹修士的百般劝阻都拦不住他。

    杨修早就看出这纨绔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那一身筑基后期修为估计全都是靠丹药堆出来的,所以他丝毫不惧对方明明比他高出一阶还敢出言挑衅。当然这货最主要还是想在佳人面前表现一番。

    那纨绔金宝虽然被激怒了,但也没彻底失去理智,知道擅闯元婴修士府邸哪怕事后有家中长辈庇护也不少得被禁足几个月,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他前冲了几步后就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杨修大骂道:“你这野子有胆量就别躲门里,下台阶到大街上和本少爷比划比划!”

    “哼,有何不敢!”杨修听见身后脚步声传来,立时更为大义凛然的傲然一笑,然后一个漂亮纵身飞跃跳了出去。

    结果没想到那金宝就等着此刻呢,这纨绔立时阴阴一笑,抬手就是一张金灿灿的符箓朝身在半空中的杨修拍了过去。

    “去死吧,白痴!”
热门推荐:网游之星剑传奇笔趣阁 网游之星剑传奇txt下载 网游之星剑传奇贴吧 皇城国际 网游之星剑传奇星辰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