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三章大彻大悟
作者:玉爪俊      更新:2017-09-01 15:58      字数:4503
    金灵圣母话之间,头顶大殿之上突然现出周天星宿投影,各放奇光,竞相争辉!

    陡然间,其中两颗星辰突然光华大放,一条轨迹自然成型,笔直无比。紧接着,其中一颗星辰光华垂落,朝着金灵圣母一刷,其身形便消失不见。

    对于这种手段,闻仲并不陌生,他知道此乃是星神一道最高遁法——诸天千星遁法。此法可以化诸天万界为咫尺,轻轻松松,瞬间可达。因为天庭星辰都是天道本源之星,映照万界,以他们的力量作为沟通根基,那效果,着实比大罗金仙自家通达万界还要方便快捷。

    这种手段,其实闻仲也颇有羡慕,奈何,他修持的是雷道,而非星辰大道,却是无缘于此。舍此之外,就是诸天星神了,先天便可借此便利,通达万界,只可惜,闻仲也非星神。他要是能够再进一步,统摄西极勾陈之位,倒是可以拥有这个机缘。只是,在截教实力未复,阐教仍占据大势的情况下,他想要将雷震子从勾陈帝位上拉下来,希望不大。

    这两家和解之事交托给了金灵圣母,闻仲却是也只能等结果,干涉不了。不过,具体需要多长时间,他却是也难判断,所以他却是又回归了自家的九天应元府。

    闻仲刚回来不久,便有五雷院君辛环来见。

    “天尊,臣听那新上任的水德星君走了?”

    一听这个,闻仲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当时面上略略一笑,道,“没错,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辛环毫不客气的道,“这是在藐视我雷部威严啊!我五雷院奉天命监察水部,既然来到雷部,岂有不见之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给这位新上任的水德星君一点儿颜色看看。”

    此言一出,闻仲的面色却是沉了下来,眉间的第三只神目也微微开合一下,隐隐有雷霆霹雳声响。

    “你这么想,是觉得自家失了面子,还是有什么人在怂恿?”闻仲问道。

    “这个,……”瞬间,辛环的气势跌落,有些语塞。

    “实话!”闻仲再道。

    “确实有几位交好的星神了一些话,但是,那杜玄对我雷部不敬可也是事实啊!”辛环只能道。

    “行了,不要这些个借口了。我雷部乃天地枢机,掌万界刑罚,当为天下表率,自身持身不正,如何能行?杜玄如果真的是藐视我雷部尊严,又如何会轻车简从,前来拜见于我?至于你五雷院,本来名位就在其治下,虽然权重,也不当受他之礼。人家现在这样,正好合适。

    我看是这些年,水部将你们给捧坏了,让你们忘记了,做事才是根本,而不是耍弄威风!五雷院的差事你还能不能做,不能做就让出来,交给能做的人?”

    辛环却是很少见闻仲这般发脾气了,当时只能连连点头应下,“能做,能做!”

    “那好,今后与水部合作之事,你一切都要安排好,可莫要出了什么幺蛾子。如果出了什么事儿被我知道,那我可不客气!”闻仲再道。

    “是,天尊放心,我一定遵命!”五雷院君辛环一直是闻仲的心腹之臣,要不然也执掌不了五雷院。听得主君这么郑重的告诫,他就明白,主君应该是与杜玄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当时,他便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诫麾下那些雷神,今后与水部合作一定要注意理解,不可再如过往,颐气使指,免得倒霉了也找不到理的地方。

    ……

    金鳌岛。

    隐于混沌之中,自成洞天世界。

    往昔之时,万仙来朝,鼎盛之际,而现在,这里却只剩下了大猫猫三两只,冷请无比。

    此时此刻,主持金鳌岛事务的截教弟子正是龟灵圣母。本来,在此之前,此地是由无当圣母主持,不过无当圣母却是传下了黎山、白莲教两脉道统,门人弟子众多,事务也很繁忙。正好龟灵圣母转劫归来,还没有个去处,却是让他接替自家,镇守山门祖庭。

    不过龟灵圣母心高气傲,见得自家其他的师兄弟都混的风生水起,一派兴盛气象,唯独自家门人零落,自然是不甘心困守在此。所以,她却是开始谋求在天庭水部司职,执掌水脉,借助自家先天优势,成为水道大神。然而,这个想法还没有真正开始,就从源头被掐灭了,只能够继续呆在金鳌岛,一边修行,一边筹谋其他的办法。

    这一日,龟灵圣母正在碧游宫与几个后辈妖圣筹谋在北海给杜玄制造点儿麻烦,好借机将杜玄从水德星君的位置上给掀下来。突然间,碧游宫中一道星光洒落,金灵圣母的身影从中显现。

    “金灵师姐?你怎么来了?”龟灵圣母一见如此,却是赶忙起身相迎,同时将那些个后辈妖圣都给挥退了去。

    金灵圣母是什么人,一看那些妖圣都是龟鳌鼋鼍之属,就知道龟灵圣母在做什么。当是时,他觉得今次这事儿有些不那么好办了。

    “师妹,你还在念念不忘那水德星君之位吧!”金灵圣母本来是准备循序渐进,慢慢劝,可现在他倒是觉得,直接挑明反倒是更好。这样,只要自家能保证龟灵圣母的冷静心态,他自然就能分析出其中的利弊。

    “是,我也不瞒师姐,我截教的东西可以失去,但绝不能不战而失去。那杜玄想要让我心服他水德星君的位置,就得通过我的考验。”龟灵圣母话之间,心中仍有不平,傲气十足。

    “师妹,我觉得,你这是想差了。那杜玄出身女娲宫、水元宫,与我截教素无瓜葛,哪里会专门来与我们作对,这分明是阐教的一种手段,借此让我们与杜玄交恶。毕竟,我截教虽然衰颓,但根基不失,潜力仍在,那阐教肯定是不愿意看到我们再行崛起,压他们一头的。这个,我们可得分清楚主次!”

    听得金灵圣母完,龟灵圣母却是一笑,道,“师姐这么为杜玄话,应该是有用意的吧!莫非是他听到风声,主动找世界来帮忙求和来啦?我这都还没怎么出手呢?这杜玄也偌大的名声,不会是个银样镴枪头,这么差劲儿吧!”

    “杜玄能有今天,岂是幸致?我那大弟子可是对他推崇备至。我这次来,的确是为了你与杜玄之间的事情,不过却不是替他和,只是做一个中人,为你二人调解!终归,你们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出身地府,自有水元宫,却来天庭夺我立道根基,这难道还不是深仇大恨?”龟灵圣母回道。

    “杜玄了,这是阐教给他的补偿,当然,他来做水德星君,也有他的意图在。不过,他并没有长期把持水德星君位置的意思。他之前对我那大徒弟过,快则几十年,慢则百年,他就会卸下水德星君的职位。如果师妹能等上这一段时间,那他完全可以在那时将水德星君的位置交给你!”

    “就这么简单,没有提别的什么要求?”龟灵圣母稍有愕然。

    “没有,不过有一点儿是不用多的,那就是你不能再给他捣乱,他坐在水德星君的位置上,肯定是要有他的动作的。”金灵圣母再道。

    “只这么简单,看来他自己也清楚,要在水德星君的位置上做事儿,是很艰难的!他一个外人,没有三教背景,却横插进来,心中对他不满,对他位置觊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龟灵圣母感叹着道,“既然如此,那他何必死扛着呢?还不如直接将位置交给我,他有什么要办的,完全可以我帮着来办嘛!”

    谈判这种事儿,就像是弹簧一样,一方弱,必然另一方就强。现在龟灵圣母就是如此,他自认为自家占据着优势,却是想要得寸进尺,一步到位。

    有些话,金灵圣母本来是不想要的,可是这一刻,见得龟灵圣母狂妄自傲的性格又将思维偏到别的地方去了,却是不得不开口道,“师妹,这一次你可是想错了。杜玄那可不是害怕那些麻烦,他是的确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接下来,金灵圣母便将杜玄要以水德星君之位为过渡,准备在百年之内接掌洞阴大帝神职的事情给了。

    杜玄水元太子的名号,龟灵圣母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在她想来,这也就是个名号,真正想要接掌洞阴大帝,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是接掌水元宫,接掌冥河。毕竟,什么实力就做什么事儿,如果勉强去做,那只会是鸡飞蛋打,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洞阴大帝真的证道水道圣人,那杜玄倒是有机会,可是,和许多水道大能一样,他们对于洞阴大帝的手段修为很佩服,但是,对于他的证道却是不看好。还是那句话,时过境迁,龙道的辉煌属于过去,不可再起,玄武才是真正应命之道。所以在这上面,真武大帝证道水道反倒是让他们觉得可能性更高。也正是因为此,这些水道大神们才都好像完全一条心一样,站在洞阴大帝的身后,支持他与真武大帝开战。原因很简单,唯有真武大帝的水道修为被废除,那他们也才有机会证道。

    眼下,龟灵圣母听杜玄无论是洞阴大帝证道成败,都要去接掌洞阴神职,先是想要嘲笑,觉得其不自量力;继而是震惊,觉得其胆子真大;再次是嫉妒,觉得这本来是自家这样的上古大能才该有的机缘;到得最后,却是完全转化成了一中悲哀。

    因为,这一刻龟灵圣母彻底明白了杜玄为什么将水德星君弃之如比率,连要求都不怎么提。因为完全是对方看不上眼,有更好的选择。她堂堂龟灵圣母,截教四大弟子之一,圣人亲传,居然连别人一个不稀罕的职位都抢不到,这不得不是一种悲哀。

    金灵圣母对此其实很清楚,所以之前才不想,生怕刺激到性子桀骜执拗的龟灵圣母。现在,见得龟灵圣母明白,却是赶忙安慰道,“人生无常,际遇难料,未来如何,谁也难,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最好选择,就是立足现实,抓住眼前。”

    “师姐你不用了,”龟灵圣母闻此,当时一摆手,道,“我明白了,彻底明白了,我之前还一直活在截教过去的荣光里,没想到,截教已经没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儿了。之前,一直是师兄师姐甚至还有闻仲师侄在撑着截教大局,现在我回来了,也该尽一份力了。”

    听得这个,金灵圣母却是大喜。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素来脾气最拧的龟灵圣母居然会在收到刺激之后,大彻大悟,真正的明悟隐忍之道。

    “师妹,你能够这么想,那实在是太好了!古往今来,没有哪一家是全然靠自家就能从破败中崛起的,这一次若是能够交好女娲宫和水元宫,对我们其实非常有利。而且,这也算是打了阐教一个巴掌。他们能够和女娲宫做交易,我们自然也能,现在,我都有点儿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阐教那些人的嘴脸了!”

    “我也一样想看!”龟灵圣母回道,面上也露出笑容,有一丝无奈,也有几分轻松。

    “师妹觉得什么时间合适?我让闻仲通知杜玄,让你们亲自面谈,虽然和解的大局定了,但是,事关你们两人的利益,有些具体的条款,还是你们亲自磋商为好!至于地点,我觉得可以定在金鳌岛,既隐蔽,也安全!”

    “还是我去见那杜玄吧!既然已经决定要和解,交好,那自然姿态就要做足。反正,人家是要继承洞阴大帝职位的人,将来依然是我的上司,我这做下属的上门,才更合适!”龟灵圣母回道。

    “这怎么行,这太委屈师妹了!再者,现在他是在针毡上坐着,我们可是逍遥在外,并不着急,他更多有求于我们,我们怎么能摆这种低姿态?”金灵圣母即时间道。

    “这一点儿面子而已,争来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以此为姿态,多换点儿实质好处呢!”龟灵圣母这一刻,是彻底想明白了。
热门推荐:地府大帝笔趣阁 地府大帝txt下载 地府大帝贴吧 皇城国际 地府大帝玉爪俊